欢迎来到快速时时彩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动物雕塑 >

我希望通过这件作品呼吁社会各界爱护环境

日期:2019-03-01 17:47

  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联合国首任“环保艺术大师”、现任北京金台艺术馆馆长、中国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俄罗斯美术研究院荣誉院士,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1944年8月出生于昆明,祖籍贵州;1991年起,先后四次抢救和收回一批流失海内外的珍贵文物;1995年创办国内首家民营博物馆--北京金台艺术馆。二十几年间组织承办四百余次高层次、高水准的国际文化交流活动,屡获外交部和文化部表彰;应邀为152位国际政要名人写生创作水墨肖像画,并获签名首肯;北京“申奥” 前夕,获49 位被绘者支持“北京申奥”的复函;由他倡导并担任组委会主任、第29 届奥组委主办的“2008 奥运景观雕塑方案征集大赛”,经国际专家团队评选出的290 件/ 组优秀作品,为国家留下了一批珍贵的奥运文化遗产。2014年,在美国华盛顿毗邻白宫的南草坪举行的“袁熙坤雕塑艺术作品展”,展期长达半年之久,中国人物雕塑艺术如此高层次、长时间地在国际上规模展示尚属首次。

  在绘画创作中,以简练的笔法表现丰富的感觉,把中国画六法中的“气韵生动”融入西洋画中,独具强烈民族风格的油画被西方专业人士称为“东方油画”;出版动物画册和相关技法著作多部,被国外权威艺术机构评为艺术及公共外交的领航者。

  国际名人雕塑被日本、希腊、俄罗斯、美国等国政府和有关国际组织、博物馆收藏安放。十一尊名人雕塑、三尊动物雕塑被选作国礼,分别赠送给相关国家元首,且获好评。环保主题雕塑《极地之急:北极熊》和《森林守护神:虎》分别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选作2009、2010 年度“地球卫士奖”奖杯;《女娲补天》雕塑被联合国选为“补天行动”项目的象征;2011年倡导发起的“水卫士行动”之 “为你的瓶装水做记号”从政协提案成为国家标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授袁熙坤“环保艺术大师”称号,以表彰他多年以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在推动环境保护理念传播方面所做出的贡献。2016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IAU)国际小行星中心将214883号小行星命名为“袁熙坤星”

  据雅昌网公布的中国画家2013年秋季画作成交价格指数,袁熙坤以每平方尺525,240元位列排名5位。从2009 年3 月至今,为了更直观地、全天候地向世人宣导环保理念,袁熙坤将大部分的创作稿费(近千万元)用于环保公益广告。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60 多个城市1000 多个公交车站点做环保公益广告,表达了对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美好祝愿。

  袁熙坤是因雕塑而获得“总统最高荣誉勋章”等国际奖章最多的艺术家,他为中国艺术广获国际性声誉做出了贡献,是中国文化在造型艺术领域走出国门的代表性人物。

  2004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百年诞辰。海内外关注的目光,曾一度集中到一尊青铜雕塑像上。该像表现邓公祥和地坐于一把藤椅上,双腿悠闲地搭放在一起,右手夹一支标志性的纸烟,深邃的双眼远眺前方。准确肖似的塑造,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巧妙艺术处理,使音容宛在的对象,成为极具人格魅力和艺术感染力的丰碑。不久,这尊塑像陆续刊印于各重要报刊,有的以封面形象出现;有的制成邮品,人们开始倍加关注塑像的作者—著名画家袁熙坤先生。更令人惊奇的是,还未等美术界定睛打量,袁熙坤先生又以塑古巴民族英雄何塞像而获古巴国家勋章,以突出的艺术贡献受到委内瑞拉总统来华接见。袁熙坤将雕塑这个平凡的字词,升级到国际文化事务乃至国务活动之高度。美术界惊异地发现,2004年,异军突起了一支雕塑生力军。

  印象派中的点彩技法,也演绎成了袁氏特征十足的用线运笔,见证着印象派的主观自由。

  袁熙坤一向以人物肖像与动物绘画称誉于国内外,是一位被社会印象锁定在绘画领域的艺术家。事实上,袁熙坤的父亲袁晓岑先生乃为中国当代绘画与雕塑的先行者,最早身体力行,将西方艺术引进中国,尤其着力推动罗丹雕塑艺术对中国的传播影响,与刘开渠、王临乙、曾竹韶、傅天仇等一同,为开创中国现代雕塑体系做出了杰出贡献。袁熙坤的美术之路,启于家学,只不过,以往的许多时间,他都侧重在绘画上。近年袁熙坤转而倾力雕塑创作,并非半路出家,而是子承父业,重修正果。

  绘画与雕塑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只能在二维的空间中去虚拟三度空间的假象,而后者则是直接真实地在有深度关系的空间中去驾驭形象。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上帝创世纪的故事,验证了人类最壮丽最高级的快感在于雕塑。现实的空间占有关系,全方位的造型作业面,实实在在的材料,往往会衬托出绘画的虚妄和贫弱。许多绘画大师,最后都发现绘画不过瘾,而转向雕塑,如:达芬奇、塞尚、毕加索、马蒂斯、达利、米罗……卓有成就的画家,同时就是自我创新空间越来越小的画家,欲寻突破,势必超领域跨疆界。年届花甲的袁熙坤画龄已达50年。严谨的苏联契斯佳科夫绘画教育法,曾赋予他过硬的基本功——他能在100个人脸上迅速找出100种微小却是关键的差别,准确地抓住对象的精神气质和性格形象特点,给你一个高于照相的塑形结果;他曾在西双版纳写生,把自己的肉眼训练成显微镜,用以观察动物王国千万种大自然杰作的肌理和脉象。无须口罗嗦于色彩的敷设,他仅用素描或速写的语法,就能告诉你一个丰富无比的动物世界。后来,袁熙坤发现,世间生灵复杂、丰富莫过于人类,他开始主要对人类代表的塑造发生兴趣。克林顿、叶利钦、普京、中曾根康弘、安南、萨马兰奇、罗格、曼德拉、卡斯特罗、阿拉法特……表现这些人,可以管窥全人类。袁熙坤以非凡的智识、才能和耐心,对他们做了面对面的一一写生。世界名人,竟有120余位从近距离“模特”位置上走进他的画面。一位国际友人说:全世界的画家中,仅有袁熙坤一人取得如此令人惊羡的成绩。

  再也不可能有人于国际人物肖像创作上超越袁熙坤。倒是无人匹敌的这种绘画地位,把寻求继续创新的袁熙坤培养成了自我的敌人——袁熙坤必须突破,才能释放内心的创作激情和冲动;他必须跨界,才能从绘画的围城中来到一片新天地。

  画家袁熙坤要承父命归顺雕塑。画家搞雕塑,在中国古代美术史中不是普遍现象,这跟西方现当代美术的情况正好相反。当代美术的发展趋势表明,传统美术样式越来越交叉,以往的门类越来越模糊,绘画或雕塑,不再绝对禁闭美术家们。雕塑是绘画的续进,绘画使雕塑获得新鲜血液。袁熙坤个案,为这种现代美术动向提供了典型求证。

  欧拉是18世纪瑞士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也是最卓越、最多产的科学家之一。他的成果被广泛运用在物理和工程等领域。1707年欧拉生于瑞士的巴塞尔,1720年,年仅13岁的他进入了巴塞尔大学。20岁时应俄国叶卡捷琳娜一世的邀请,进入圣彼得堡的科学院。26岁时就任数学委员会主席,两年后一目失明。1741年,腓特烈大帝诱惑欧拉离开俄国,进入柏林科学院。他在柏林呆了25年,于1766年又回到俄国,不久他的另一只眼睛也失明了,尽管如此,他并没有停止工作。欧拉有特殊的心算能力,直到1783年去世,他仍在继续撰写数学方面第一流的论文。

  袁熙坤做雕塑,并不是建立在对绘画的否定上,相反,他仍秉持着绘画的美学旨趣。作为一种完整的美术系统、立场、原则,袁熙坤的雕塑继续体现了一份恪守的忠实。雕塑甚至更优化、加强了他的绘画精神与情趣。袁熙坤的绘画,属日记体绘画,有很强的新闻语感,因作者很在乎创作过程中的敏锐和激情体验。他放弃了“长期作业”的宏构巨创,因为他要不断旅行,从此点转向彼点。“如果他不在创作,就一定在去创作的路上。”视点的移动,保证了对象的频繁更换,而对象更迭的密集,则带来了比他人更短的创新周期。总体看袁熙坤的创作,对象很多、量很大。把这种绘画的新闻作风带来雕塑,袁熙坤正在引发雕塑创作的一场革命。自古慢工出细活的工艺雕塑训条,使雕塑的激情磨灭,新鲜感钝化。袁熙坤力求将精致的“速绘”变成果敢的“速塑”,尽量缩短、简省事务性的劳作,这更是“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对他的审定,以在较短的时间中完成大型塑造。如果激情、新鲜感会随着深入刻划而衰减,袁熙坤宁愿让雕塑保留在习作状态。因而他的雕塑比一般雕塑更多情感的留痕。在创作技法上,袁熙坤的绘画受益于中西艺术的合璧。用线用色避免轻浮的流畅、纯熟,而宁取艰涩的顿挫、堆砌,每次准确地下笔,似乎都经历过多次犹豫、否定、选择,笔笔苛刻,周围有意保留未曾被涂改的痕迹。这让人想到,袁熙坤是将古代文人画中的许多皴法如斧皮皴,用在了笔端,同时,印象派中的点彩技法,也演绎成了袁氏特征十足的用线运笔。这种历练的画风,完整地承袭至他的雕塑。他的塑块是有气势的大体面,含精致片状的零件,都是固体的笔触,或是被固化的光斑,见证着印象派的主观自由。这些系列表征,使袁氏绘画和雕塑有着一脉相承的美感。从更宽的层面说,袁熙坤的雕塑同时闪现着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的光芒。不跟风、不随流,塑形力求谨严,精神指向崇高感,绘画雕塑概莫能外。可以认为,袁熙坤的雕塑,是优先注入人文精神的雕塑。他表现动物,通缘于人与自然的和谐思考,关乎生态环保;他的人物雕塑,基于英雄、文豪崇拜,气象浩大、品格高尚。他的立体皴法,营造出斑驳、沧桑的历史感,服务于纪念性伟人塑造。这些雕塑大多获得了诗歌的配乐,让观众耳边响起史诗或抒情诗的朗读之声。

  海纳百川。一个人的修养、经历、名望,过知天命之年,总会归集。雕塑是袁熙坤艺术的总装产品。他的艺术才情,在雕塑创作上有喷涌之势,他的艺术风格,经雕塑创作的高潮化更鲜明。他用数十年打造的事业平台,成了雕塑的完美基座——置于中外文化交流的国际环境中,世界的目光开始聚焦于中国的雕塑,雕塑又升级为外交工具,在中国文化对外传播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另一方面,袁熙坤综合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呈现的审美理想,是一笔不可忽视的精神财富,有助雕塑在各种思潮的冲击下守住最后的原生态底线。

  不该认为袁熙坤今后就弃画从雕了。他依然还会头戴著名画家的桂冠活跃在国际文化交流的舞台上,但近年侧重雕塑创作的经历,肯定会反过来影响他的绘画。他的形将更结实、更凝练、更有金属感。他曾主要用减法画画,让画面上不必要的背景隐褪,物象留下关键结构后其它能省则省。他的大部分绘画,都有清疏之风。做雕塑,他需在骨架上添加肌肤、皮毛。从二维空间转战三维空间,该加的则要加。但一减一加,自有袁熙坤的法度。创作雕塑的过程,就是他对自己的艺术语言进行减与加、收与放、藏与张的辩证统一的过程,雕塑帮他串连起一生的“珍珠”,帮他荟萃着中西艺术的精妙思想。中国艺术的写意、传神、师法自然,西方艺术的写实、理性、重视人文意义的要诀,被他总装到一起。如此整理,精益求精,一种成熟的雕塑品类正在诞出。

  何塞·马蒂1853年出生在古巴哈瓦那,他对压迫和专制从小就表现出叛逆的精神。青年时期写作并发表了许多炽热的爱国诗篇;后被流放到西班牙。1873年写作“古巴的政治囚禁”,对殖民政府的罪行进行有力的揭露。1887年他团结和组织古巴人,为古巴独立战役做准备。1895年何塞·马蒂在战斗中阵亡,他是古巴公认的英雄。

  袁熙坤的雕塑,意义已经超出雕塑本身。有容乃大,是人们针对袁熙坤的学术领域和知识结构的评介:

  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致函:“熙坤贤侄:很高兴看到你有那么辉煌的成就。人物雕塑抓住了人精神的深刻内涵,十分传神。我感到非常欣慰。”

  中国雕塑学会会长程允贤评论道:“他用超凡的能力从平面到立体地将历史文化名人和国际风云人物作为塑造对象,为雕塑艺术开辟了一块走向世界的广阔天地。”

  时任中国城雕委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克庆评论道:“以神写形,以意取情,妙趣天成,浑朴自然。”

  意大利画家姜卡洛·卡波尼评论道:感谢袁熙坤大师让我接近了中国艺术。我看到了大师正在雕刻中的先生的塑像,袁氏雕塑有明显的两个特点,一是他抛弃了在这个国度一个时期里,塑造领袖人物程序化、形式主义的俗套;二是解决了人体雕塑与贵国的中山服衣纹处理、形体、气韵、衣服质地之间的几重辩证关系。在时间关系上,袁熙坤承其家学,从家族文化中领受了传统的完整赐福,中华文化精神已化为他的血液。而在当代艺术界,他又是一位先锋。在空间上,他访遍数十个国家,足涉天涯,被公认为民间艺术大使,不同民族不同国别都是他艺术之旅的停靠站。

  在云南多民族土壤上生活了数十年的袁熙坤,同民族民间艺术零距离。现在,由绘画到雕塑,他再次跨界,证明他有兼包并蓄的能力。大进大出,大吞大吐的袁氏雕塑,体现了艺术的优化嫁接。他再用有多个接驳点的艺术,同民间外交、社会文化建设、全民美育、人文奥运等链接,令雕塑获得最大化的社会效能。

  20世纪80年代更深入的改革开放,是中华民族争取到的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袁熙坤是幸运的,自己的黄金创作期完全同步于改革开放的进程。他可以频繁地走出国门,遍访世界艺术。时代给他以鸟瞰全球艺术的视角,他比一般艺术家更有横向比较世界的资格;更清醒要用民族精良艺术的输出,去激活传统文化、服务世界文化。最近,他已为10多个国家的数十位风云人物完成了塑像,这是他开展民间文化外交的大规模准备。有理由相信,袁氏风格的雕塑,将继续在国家文化建设中实现更大的价值。

  科尔内留·巴巴(Corneliu Baba),1906年11月18日生于罗马尼亚南方城市克拉约瓦。他在作品中融入了更多的形式探索和情感表现的因素,使它们有别于那些客观色彩突出的传统写实绘画,也有别于那些精细描摹的学院派绘画。

  皮埃尔·德·顾拜旦,1863年1月1日出生于法国巴黎的一个贵族家庭,这位被尊称为“现代奥林匹克之父”的男子,用他对体育运动和体育精神一生的忠诚,为奥林匹克在现代的复活点燃了燎原的火种。

  创作理念:2007年,袁熙坤应邀创作《极地之急:北极熊》,寓意为“北极熊的眼泪”。2009年2月16日,《极地之急:北极熊》白铜雕塑揭幕仪式在肯尼亚内罗毕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总部举行,此仪式是第25届全球部长级环境论坛的主题活动之一。此尊雕塑安放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大楼前广场,感召人们关注“温室效应”这一全球重大环境问题。

  2009年4月,《极地之急:北极熊》缩小版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选作“地球卫士奖”的奖杯,颁发给7位国际上对环保有突出贡献的人士。雕塑底部是变暖的地球,地球上面是倾斜融化的冰山,冰山上是两只惊恐万状的小北极熊紧紧趴在它们无奈的母亲背上。袁熙坤先生在创作雕塑时曾说: “我最不忍心从电视上看到北极熊从融化的冰川上滑落的场景,北极熊是大自然创造的奇迹,是冰川的守护神,它们先于人类来到这个世界,却因人类而日渐稀少。我们不能熟视无睹,我要为北极熊塑丰碑、唱挽歌。我希望通过这件作品呼吁社会各界爱护环境,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创作理念:青年画家袁熙坤在一次深入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写生创作时,与虎偶遇,给了他永生难忘的心灵震颤。一天,他在西双版纳密林中遇见一只斑斓大虎,但那只老虎在与袁熙坤相视几秒之后,转过身不屑一顾地走了。他回过神才发现老虎的肚子是鼓的,原来是只饱虎,袁熙坤说:“老虎是兽中之王,但还是遵守大自然铁的法则。”与虎奇遇,他从此找到了一种与动物心灵相通的感觉,老虎遵循自然规律,不过多的占有,这与他从小在家庭中所受到的教育是一致的。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专注于画虎,并成为虎的“宫廷画师”。画只挂在屋子里供少数人观赏,雕塑则可以全天候的向民众昭示。于是,袁熙坤决定为森林的守护之神--老虎塑丰碑,让更多的人感悟自然、尊重自然、热爱自然。

  2004年,袁熙坤着手创作雕塑《山君》,历时两年多完成。2007年2月,这尊长约22米、高13米的巨虎雕塑,作为北京动物园标志性动物雕塑安置在狮虎园北侧。威风凛凛的老虎,肌腱结实的四肢铁爪紧扣大地,如钢鞭般有力的尾梢卷裹着风云…雕塑家将力度美、结构美和气势美,融汇为猛虎回眸的神韵。以此唤起人们对这一濒临灭绝物种的关注,警示人类爱护自然生灵,守护绿水青山。此尊虎雕安放在动物园中的目的,希望到此游览的人们共同关注环保,保护濒临灭绝的动物。2010年4月,雕塑《森林守护神:虎》的微缩版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选作为“地球卫士奖”的奖杯,6位在环保领域发挥积极影响力并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士获奖。

  创作理念:2010 年,袁熙坤应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邀请,为联合国发起的修复和保护臭氧层“补天行动”项目创作一件艺术代表形象作品。他取材于中国古代神话故事《女娲补天》,将中国文化元素融入备受国际关注的环保话题——保护臭氧层,运用女娲的形象警示全球环境保护的紧迫性;跨越时空的现实意义的感悟,借助东方女神有担当、有责任的精神来呼吁国际社会保护臭氧层,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取得非同凡响的效果。此尊饱含中华文化元素的雕塑,旨在弘扬中华文化,增强中华文化在世界的影响力,增进世界人民对中华文化的认知了解,为国际环保做出独特的贡献。

  雕塑表现了女娲双手托起五彩巨石,勇敢地飞上天,正在补天这一唯美、壮丽的瞬间,以艺术形式寓意了中国承载保护生态的重要使命,展示了我国负责任的、坚持为生态文明发展主动作为的大国形象,被联合国选定为“补天行动”的代表形象。

  2012年11月21日,4.2米《女娲补天》雕塑正式进驻维也纳联合国维也纳总部。近年来,该雕塑频频亮相各大国际环保会议、活动,屡被国际环保组织、部门收藏或安放,被誉为“东方女神”。2015年6月26日,为更深层次地传播我国生态文明理念,袁熙坤应“2015生态文明贵阳论坛”组委会邀请创作的5.69米高的《女娲补天》雕塑在论坛永久会址“中天201大厦”广场落成,论坛主席章新胜为雕塑揭幕。这尊雕塑是袁熙坤目前创作的《女娲补天》最大尺寸。通过艺术形式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负责任的、和平绿色发展的大国形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希腊化艺术后期出现歌颂哲人、诗人的肖像
下一篇:打造广域文创、区域产业、地标商业这一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