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快速时时彩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人物雕塑 >

肖吉都会将完成的作品

日期:2019-05-09 17:02

  故事一:这位大爷长着张华侨的脸,高挺的鼻子,头戴宽沿帽,手捧两个大箱子。定是旅居国外的华人,如 今 衣 锦 还乡,还带回了他最心爱的海绵宝宝。

  故事二:他是个患了巨人症的可怜人,刚进车厢的时候,头就碰到了顶。但是每过一站,他还得长高一点。他算过,最多乘五站,如果乘过头了,他即使弓起背缩起腰,也挤不出地铁车厢了。

  故事三:看,股市大亨也来乘地铁了。他是个炒股发家的亿万富翁,偶然的机会发现自己乘地铁炒股,手气特别的好。于是每天都得带上电脑,挤次地铁,身边两个戴墨镜穿西装的家伙可是地中海保镖。

  故事四:这位穿着军绿色军大衣的老人,是位老兵,此刻正在赶赴战友葬礼的路上。他的军大衣已经破旧不堪,满是补丁。但胸前的徽章却被擦得发亮,像新的一样,他心里想着:战友,还记得当年的我们吗?

  你乘地铁时如何打发时间?打盹儿、刷微博、玩游戏,还是看视频?近日,在网络上,一位名叫肖吉的上海80后男生突然火了。他每天搭乘地铁四号线上下班,每段地铁旅程,他都会拿起纸和笔,涂鸦下身边的乘客。两个月来,他已经完成了近百幅涂鸦作品,满满的两本册子。

  他说,他画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还是一段故事,“小小的地铁车厢,讲不定藏着大人物哦。”

  周四中午,记者在肖吉公司楼下的咖啡馆见到他,睡眼惺忪、头发蓬乱、手里握着杯清咖,拖拉着脚步……“昨天忙了个通宵,没怎么整理就过来了,这可不是我平时的样子啊。”

  从如此不修边幅的外表来看,肖吉应该是个理科男。但事实上,肖吉虽然毕业于上海理工大学,读的却是传播学。

  只有当他聊到“画画”、“作品”时,文科男感性的一面,才慢慢爆发,“我爸自称是文化人,却帮自己儿子取了这么个‘消极’的名字。生活中的我还是比较乐观的,当然也有累了倦了的时候,但是拿起画笔,就像吃了快乐丸,什么愁苦都烟消云散了。”

  “网友称我为速写哥、地铁临摹哥,我挺开心的,但觉得不太合适。我不过是拿着本本子、一支笔,随意地记录下地铁上的人或物,顶多算是涂鸦。涂鸦哥,怎么样?”

  平日里,“涂鸦哥”大多会搭乘地铁四号线上下班。因为工作时间较为弹性,他一般会避开高峰期错峰出行,空位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抢。

  在以前,上了地铁,入了座,肖吉第一时间便是拿出手机,玩游戏闯关,顺利闯关成功,便无所事事直到下站,“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好一阵子,有一天突然觉得自己特没追求,怎么能这么浪费乘地铁上班的这30分钟?”

  有一回搭地铁上班,肖吉遇到一位特别有个性的女生,职业病犯的他忙着找纸和笔记录,没找着。后悔莫及的他,回去就买了一本速写本,一支手绘用的笔,自此开始了地铁涂鸦之旅。

  整段地铁旅程是30分钟,找寻对象、打草稿、再创造,差不多十几二十分钟,到站时,一般作品都完成了。

  翻开肖吉随身携带的涂鸦册子,近百幅作品,可以看见地铁里各式各样的人:有精心打扮的帅哥美女,有挺着个大肚子打着呼噜的大叔,有佝偻着腰衣衫褴褛的乞讨者,还有打扮洋气的老顽童……肖吉说,挑谁做涂鸦“模特”,全靠当天的feeling。

  当然,这位模特本身得有特点,吸引住人。这个点儿,或许是特别的动作、异于常人的气质,或许是时髦的着装、夸张的表情,“反正,就是在人堆里你一眼就会注意的那种人。”

  肖吉还当场举起了例子。“你看,左手边的那个女生我就不会画,那个靠窗的戴眼镜的男生我就会画。”

  不过,肖吉坦言,涂鸦女生的作品比较少。“男士评价一幅作品的好坏,可能看它好不好看,也可能看它逗不逗趣。而女生往往只看一个地方,脸!”

  另外,肖吉大多会选择坐着看手机的人或者打瞌睡的人,他解释说,这样的造型比较容易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且对方也不会发现自己在以其为模特作画。“发现了,多尴尬……”

  而肖吉最乐在其中的,不是选模特画草稿,而是为涂鸦填上想像的翅膀。在肖吉的笔下,每个搭乘地铁的人儿都有个不寻常的故事,他可能是个股市大亨,也可能是个落魄的近景魔术师。他画下的不仅是一个个人,还是一篇篇小说、一段段天马行空的影像。

  每天,肖吉都会将完成的作品,拍照上传到网上。在人人网以及微博平台上,他已经有了一众粉丝,其中不少粉丝还是元老级的。

  “因为本就从事与美术相关的工作,积累了一定CG绘画迷。上传地铁涂鸦之初,还因为我手绘太烂,掉了不少‘粉’。”肖吉谦虚地告诉记者,自己的绘画能力纯粹是自学而来的。

  读大学那会儿,肖吉便开始自学,至今也有七八年。除了上图书馆借阅相关书籍外,肖吉还会上网找各种“大神”不耻下问,才有了如今电脑绘画的技术。但是手绘一直是“硬伤”,开始地铁涂鸦也是为了锻炼手绘技艺,“没想到,被网友喷了半死,好在我坚强。”

  “你看看,那是最初的作品,这是前几天画的,差别多大呀!”提高手绘能力之外,每个涂鸦都得配上个故事,想像力自然丰富了不少,“最神奇的是,我练就了人肉照相机的功能。但凡锁定的涂鸦对象,只要看上那么几眼,便能‘喀嚓’定格在脑中,即使对方在下一站离开,也不打紧。”

  随着人气水涨船高,慢慢有出版商找到肖吉,“未来可能会集结成册,但还未做具体打算。我其实没有外界说的那样正能量,我只是做着自己喜欢、但别人看着很奇葩的事儿。”

上一篇:艺术界仍在延续着抗战绘画创作这个好传统
下一篇:插画设计历史悠久